第一百一十二章 狡猾(1 / 2)

仙道饲养员 锦鲤圆宝 1105 字 1个月前

“小心左后方,有一伙无脸鬼王追上来了!”

……

“小红,砂石暴!”

……

“前面是什么?”

……

“这都什么时候了,赤狐疫还不出现!”

……

方寄草一面回头看跟在身后数以千计的无脸鬼王,一面打开【山海启示录】。

铺天盖地的无脸鬼王犹如无数个带有追踪功能的小型侦察机,霎时间遮天蔽日。

“这就是结界尚未破开,一旦让它们钻了漏洞,骨肉分离只在顷刻之间。”张怀远调动噬魂蚁冲出重围,和陆地上尚未长出翅膀的无脸鬼王对抗。

方寄草将目光在【招妖幡】的位置停留片刻,最后决心放弃这个选项。

此物并非修真正派所持,一旦出世必定会引起周围同门的注意,再者只是试炼赛而已,一个万象境不敌,还有赤狐疫可以依靠。

赤狐疫的剑修们境界基本都在万象,对度宿山的动态又了如指掌,此时不出手必然是知道他们还没有走上真正的绝路。

方寄草额头冒汗:真正的绝路到底是什么样。

“踏雪,回来!”

不远处传来肖明月的号令,她的身边眼下正跟着一头通体雪白的灵兽,狐媚眼,尖尖嘴,头顶的触角如同雪花。

它的身形比在场的任何一只灵兽都要灵动轻巧,所到之处冰雪留痕,美轮美奂的姿态更不像普通灵兽,倒像是天降的祥瑞。

这模样和夕颜的小白有些神似。

“嘤~”

雪白的躯体绽放出红色的花朵,被叫“踏雪”的灵兽前肢跪在地上,发出一声声哀鸣。

肖明月使诀召回灵兽,旋即无间隔的释放出了另外一只——正是前日饱受五行折磨的三阶灵兽石麒麟。

石麒麟威力震天,一踏出结界便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傲视众生,它的四肢粗壮有力,前爪刚落在地上,一步踏出,地动山摇,咆哮声如雷霆般让人不寒而栗。

无脸鬼王仿佛被震慑到,天上飞的,地上爬的,统统怔松在了原地。

肖明生一剑砍散围攻而来的无脸鬼王,大声笑道:“这回知道三阶灵兽的厉害了吧!受死吧!”

百丈榕树的顶端,弘业抱着肩膀摇头:“第一次参加试炼赛德弟子果然单纯如斯。”

云裳听到这句无头无尾的话,勾了个笑:“知道陆无咎倒霉,但没想到这么倒霉,这才两天就遇见两种最顶级的妖兽,真是替他们未来的日子捏把汗啊。”

此时此刻,当事人正和鬼面将军形态的无脸鬼王单打独斗、硬碰硬,在全部召唤灵兽坐镇的修士中像个格格不入的另类。

“小心!”

无脸鬼王的厉害在于它们可以通过变换队形组成出任何形态的攻击方式,当发现人形将军无法打败眼前强劲的修士后,它们转眼就变化成了另一种模样,比如一把长剑,趁人不备,从后面直直攻入。

陆无咎听到短促而慌张的提醒,心跳漏了一拍,回过头时身后的鬼王已经被烧成了漫天灰烬,散落在地上。

“你隐身了?”陆无咎和方寄草打过斗魂赛,对她的法术略知一二。

“没错。”

既然用不了邪招,只好猥琐发育,这叫适者生存,不丢人。

“狡猾。”陆无咎话音刚落,双手掐诀,瞬间身体幻成了透明状。

冲过来的无脸鬼王撞见这一幕倏地愣在原地,一息后,集体调转方向朝着另一个人攻击了过去。

肖明月有三阶灵兽护体,暂且得以喘息,另一边肖明生放出了两只灵兽,但因着都是六阶,难敌无脸鬼王这等高阶的妖兽。

剩下几个人就更不用说了,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幼年无脸鬼王多是开灵境界,像天上飞的这种应该是破智。”含光殿中,陆远之频频点头。

往期的试炼赛中,陆远之很少开口,他更喜欢观察和倾听,因为在他眼中记录妖兽的攻击方式比谁赢谁输更重要。

这点叶难和他不同。

白夜和陆时的“同化妖兽”一说她不反对,若是三界能够和平相处自然可喜可贺,但若不能,就不该对妖兽抱有恻隐之心。

或者往更阴暗的一面想,她认为缥缈宗不该用弟子的性命冒险。

叶难听他发表言论,罕见的没搭话,反倒是罗洪仙急红了眼:“瞧瞧你们宗脉的弟子用的都是什么下三滥的招式,只会小偷小摸!”

“试炼赛,赢过妖兽才是目的,宗门规矩里可没写不让用隐身术。”

众人闻声微微侧目,陆远之的目光从头到尾一瞬不瞬盯着乾坤镜,仿佛刚刚以规矩压人一头的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

度宿山上。

肖明生看着头顶炸开的一团团血浆,脱力坐在地上。

随着心跳慢慢平缓,他沾满了血污的双手拄在身后,食指是一条破开的血印子,此刻被泥浆糊住。

“嘶——”

不远处灵兽又嘶嚎了一声。

肖明生抬起左手,对准灵兽,打开了结印。

他太累了。

环视四周,除了阿姐尚能抵抗无脸鬼王的攻击之外,其余的丹师、器师、